当前位置:周行集团 > 电商教程 > 创始人失败总结:我败光了3亿美元 (手机版

创始人失败总结:我败光了3亿美元

来源:周行集团           更新时间:2018-03-19 18:46:11


承认 Fab 失败后我很快做了一件事,就是作为创业 CEO 的自我评估报告
我跟共事过的好几个人讨论了我的自我评估:其中包括联合创始人、董事会成员、教练、投资者以及我的丈夫—为的是不要漏掉影响个人成长的任何东西。
大家的共同反馈是:我很适合当初创企业创立期的 CEO,但是为了避免将来失败,我要么得学会如何更加职业地扩大化运营,要么就得找别人来替我完成这件事(注:看过 HBO 系列剧《硅谷》的都应该知道,Pied Piper 创始人 Richard 一开始对投资方空降 CEO 这事是多么的抗拒,但是就像 Brad Feld 说的那样,初创企业在扩张时在合适时期找到合适的人管理非常关键)。我承认自己的确擅长创办公司,但是经营公司就没那么行了。未来几年我要么得大幅改进自己的弱点,要么强化自己的优势同时把扩张的事情交给别人。单单做出这个决定就可以成功一半了。
我给那些处在疗伤期的人的最大建议是:专心打磨你真正擅长的东西,然后做回你擅长的东西。要证明给自己和其他人看,你还是有很厉害的技能,是能够做出积极影响的,无论是在大公司还是去另一家初创企业,或者写书、教书、当志愿者等等。失败后只需要找出一件事来提醒你自己仍然非常擅长某件很有价值的事情。
与此同时,对自己的弱点要有更清醒的认识。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将来你很有可能还会重蹈覆辙。
还有,要沉下心来,远离聚光灯。
在 Fab+Hem 之旅当中,我很庆幸还有 Hem 这段故事。2015年 我摆脱了 Fab 这个焦点以及美国的创业环境,在柏林潜心静气全身心地投入到自有品牌 Hem 的建设。做 Hem 的这一年让我开始从 Fab 的事情复原过来,同时试图挽回投资者的一些损失。
但最终证明 Fab 的负担对于 Hem 来说太重了。Hem 继承了 Fab 复杂的资本机构(5 轮融资,落差巨大的估值,超过 100 位股东),复杂的 Fab 业务架构(全球超过 15 家分支机构),还有沉重的 Fab 债务。想象一下试图向你的创业团队解释公司超过 90%的股权已经在 pre-launch 前就已经分配光了,解释怎么会有 3 亿美元以上的清算优先权,怎么每到一次转折点都会欠上一笔债更多的钱。这是很难解释的。
Hem 是一家好公司,但是完全成立错了。
创始人和投资者都不齐心协力。
对于 Hem 的终结我最大的认识是,尽管我很自豪地想把 Hem 做好,但是 Hem 仍然陷入 Fab 的泥潭不能自拔。
翻开新篇
但我还是很喜欢我们在 Hem 做的东西,2015年 末圣诞—新年假期,去澳大利亚的时候,我就要不要跟着有意接手的一个投资集团继续投资 Hem 还是离开公司重新创业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
有一天我们一起出去散步时,我的丈夫 Chris 要我回答一个最重要的问题:“Jason,如果你把过去这些年对 Fab—Hem 所有的感情都放到一边,如果接下来这几年你可以做点什么并且投入我们的钱进去的话,你是选择 Hem 还是别的东西?”
我不用 2 秒钟就给出了答案 “别的东西”。在新的投资者介入情况下走 Hem 这条不会把重点放到我的甜蜜点:技术。我不是它合适的投资者和领导者。此外,有个想法一直纠缠了我好几年—一个有激情的项目我一直耽搁了好几年。现在是时候继续开干了。
2016年2月2日 下午 4 时,在签署完出售 Hem 的所有文档之后,我登上了去印度普纳的飞机,那里有着全世界最好的工程团队,此后我就一直暂时住在了那里。
我已经抖落一身的浮尘,准备好再试一次了,这次会带着一个新的想法来做一家全新的公司:Pedo。
跟我一起做 Pedo 的还有 Sunil Khedar(联合创始人 /CTO)以及来自 Hem、Fab 以及 Social Median 的顶级工程师和产品经理。我和 Sunil 从 2008年 开始就一直共事了,我们的 20 人 Pedo 团队做大型互联网项目的经验加起来超过了 100年。
目前 Pedo 由我和其他一些人提供资金支持,不过细节暂时还不能透露,今年晚些时候我们会公布的。
现在可以告诉你的是,我正在努力做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从零开始开发一款产品并且规划好发布策略。我想再表演一次魔术,希望这次不会失败。

(责任编辑:周行科技)

直播培训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有好货需要代播?您想成为主播?即刻联系我们吧!

主要服务

☎ 电话:15914281796 (小小)

周一至周日 08:00~24:00